mmeek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線上看-633 殺年豬相伴-v5jjn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一头一头地放啊!”
刘福旺不满。
两头猪一出来,就在地坝里到处拱。
没有硬化的地坝,很快到处都是坑。
我 能 追蹤 萬物
“杀两头?”刘春来也没想到。
老娘怎么舍得的?
要知道,这两头猪,都是之前为了解决老四婚事卖了那头猪一批的。
到现在居然都还没卖。
他以为老娘最多只会杀一头补圈的猪。
那猪也有一百五六十斤了。
“一头猪18块的屠宰税呢!杀小的不划算!”从屋里出来的杨爱群说道,“狗曰的,这税越来越高!还得交蹄筋、天堂、喉管、小肠呢!”
自己养的猪,杀猪还得交税。
哪怕家里两个大队干部,杨爱群也有怨言的。
猪身上好吃的,还都得上交给食品站,还没钱!
“老子给你报账,抱怨个啥!”刘大队长很豪气。
刘春来第一次见杀猪,记忆中也没有什么明确的记忆。
两头猪也没用绳子捆,被二狗跟瘦猴两人围着,蒋建清手里拿着一个铁钩,趁着一头猪不注意,直接把狗子勾住了猪下巴。
将近三百斤的大肥猪,也不蹦跶,惨叫着往后退。
蒋建清一手拿铁钩,一手抓着一只猪耳朵。
二狗跟瘦猴两人一人抓着另外一只猪耳朵,一人抓住了猪尾巴,再加上刘支书接手了蒋建清抓着的那只耳朵,四个人轻松就把这不停往后退缩的肥猪按上了杀凳。
杨爱群端来一个里面装了一点盐水的搪瓷盆放在地上。
屠夫一手捂着猪嘴,杀猪刀直接就往猪脖子捅了进去。
明晃晃的杀猪刀抽出来,暗红的鲜血如同箭一般飙到盆子里,很快,猪就不动弹了。
没有多少血出来,猪也不叫了,只是有气无力地挣扎,等在一旁的杨爱群急忙用草纸在肥猪的杀口上抹了抹,就往猪圈而去。
刘春来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个讲究。
据说是为了来年猪好养……
把已杀死的猪掀到了地上,肥猪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不动弹了。
等在一边的大黄狗则是在猪旁边舔地上的血。
随后,几人如法炮制,把还在院坝里到处拱泥的另一头猪按住,两头猪就直接摆在了这里。
杀死后,蒋屠夫把猪脚上开了个口子,用跟竹竿,让瘦猴吹猪。
不多时,猪的肚子就涨了起来。
这年头,猪毛不好刮。
将屠夫蹲在地灶边,用手不断试着水温,好一阵才说:“汤!”
等在一边的二狗直接用粪瓢从锅里舀水淋到猪身上,不停地淋,将屠夫一手拿铁刮子,不时刮一下,等到一刮子把猪肚皮上的毛跟表皮都刮掉,才说“来了”。
瘦猴双手拿着刮子,就在猪身上唰唰地刮起来。
每刮一下,猪身上的毛跟皮就掉一片,变得雪白。
刘春来根本帮不上忙,只能在一边看热闹。
大黄狗已经不满足舔地上的血,把舌头伸到另外一头猪脖子上的刀口去舔,被杨爱群一脚提了一米多远,嗷呜惨叫一声,看到院子边又来了几条瘦不拉几的狗,大黄狗就扑上去赶这些狗……
一头猪的毛刮完,杨爱群把屋头的木梯子拿出来,再吩咐刘雪去端出来一根板凳,放在梯子下。
几人把猪抬到梯子上,让猪趴着……
汤猪退毛时,猪身上沾了不少泥,脏兮兮的,冷水一淋,再用谷草擦洗,随后刮子刮一下,猪就变得白嫩嫩的。
“田明发那狗日的也不来,他屋头的猪不是要赶船?”
蒋建清没看到田明发。
刘春来诧异:“他家还养猪?也没赶过来啊。”
刘福旺不吭声。
一边忙着洗猪的杨爱群则是一脸鄙视,“他家那猪,直接在圈里,刀儿匠搂着就杀了。”
刘春来更是意外。
虽说看着几人杀猪轻松,搂着能杀?
哪怕蒋建清技术娴熟、经验丰富,也不能一手就搂着猪给杀死吧?
搞得刘春来好奇不已
跟着手里拿着杀猪刀的蒋建清就往田明发家走去。
田明发家到刘春来家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中间隔着一竹林。
当初杨爱群跟田明发婆娘王素珍争土边边打架的时候,被误会刘春来跟王素珍有啥,刘春来从来没去过田明发家。
只晓得他家穷。
刚到地坝外,刘春来就皱上了眉头。
整个地坝,乱七八糟的。
到处都是草,还散乱地堆着一些茅草、柴禾,鸡粪到处都是。
田明发家正房是三间茅草土墙屋。
中间堂屋,两边各一间卧室。
茅草已经腐朽,也没修葺过。
左侧搭着两间茅草屋,则是篾条编的墙,敷上和了稻草节的泥土,很多地方,泥巴都掉了……
最猪圈就在灶屋边上。
“这狗日的!平时人模狗样的,地坝都莫法下脚,也不扫一下。”
蒋建清抱怨着。
几个脏兮兮的丫头,原本在屋檐下争抢着什么,看着蒋建清拿着杀猪刀过来,眼睛发亮地对屋里喊道:“爹,刀儿匠来了,春来叔也来了。”
田明发很快从屋里走出来,掏出烟递给刘春来和蒋建清。
两毛八的飞马。
见刘春来皱着眉头打量周围,田明发讪讪地笑着:“大队长,屋头乱,你站边上,几个女娃子,天天光晓得耍,也不晓得收拾屋……”
刘春来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田明发怕刘春来冒火,转移了话题,对着闺女喊道:“大女,赶紧把猪放出来。”
那个流着鼻涕,个子也就一米二三的黄毛丫头,用脏兮兮的袖子在鼻子下擦了一下,飞快往屋头跑。
看得刘春来只反胃。
蒋建清则摇头:“就在圈里杀。”
刘春来跟着,可到了灶屋门口,就迈不开脚了。
灶屋也堆着柴草,到处都是渣子,脚都没法下。
特别是锅里放着一锅碗,都没洗。
灶台更是黑乎乎的。
屋子里传来一阵陈恶臭……
屋顶更是不少缝隙……
“这狗曰的!”
难怪整个大队都没几个人待见这两口子。
他就好奇,田明发热天出门穿衬衣、西裤,如同干部一样,皮鞋擦得油光铮亮;头发更是一丝不苟地梳着,蚂蚁爬上去都得打滑。
王素珍在制衣厂上班,也收拾得比较干净。
可这五个孩子跟屋里的环境,让刘春来一股无名火起。
“这特么的……”
“拿盆子来接血!”
屋里传出来蒋建清的声音。
田明发没去拿盆子。
他家大闺女手脚麻利地拿着一个锈迹斑斑的搪瓷盆,在水缸里舀水,然后从脏兮兮的案板上一个破了半边的盐罐里抓了一把盐,放在水里搅拌一下,端着往猪圈里去……
刘春来受不了里面的环境,胃里不断翻腾。
急忙从门口往后面退。
地球联盟守护未来
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压制住。
里面先是一阵猪哄哄的叫声,很快就听到猪的惨叫。
没几下,里面就没了动静。
田明发家大闺女小心翼翼地端着接血的盆子出来……
蒋建清出来后,连着深呼吸了好几口,田明发急忙过去递烟,点燃。
深吸了几口烟后,蒋建清才冷冷地说道:“自己把猪弄到大队长地坝里。”
田明发脸上的笑容僵了下来:“蒋屠夫,我这……”
看着刘春来在一边,顿时不敢说下去了。
不用想,他想要借口他是莫卵的男人,不愿意干活。
刘春来顿时火大:“你狗曰的!”
“你家那猪,未必想要几个人抬迈?也不怕臊皮!”蒋建清一脸鄙视。
田明发只是讪讪地笑着,也不开口。
刘大队长在这里呢。
从刘春来不让他当狗腿子后,哪怕一直有活干,给大队帮忙,哪里需要哪里去。
工资每月36块。
可他只想当大队长的狗腿子。
刘春来脸色不好看,他急忙对着几个闺女喊道:“大女、二女、三女,赶紧去把猪抬出来……”
“你狗曰的还是个人?你闺女这小能抬起?”
刘春来怒了。
这狗曰的真的是懒得没边了。
一头猪,再怎么也得200斤吧。
据老娘的说法,田明发家的猪跟他家今天杀的猪是一起买的。
杨爱群养猪养得好,有二狗跟瘦猴帮着下河捞蚌壳,到处打猪草,加上还有食堂剩饭剩菜,两头猪那都是三百多斤的大肥猪。
田明发见大队长发话,也不敢多说。
讪讪地进了猪圈,很快一只手拖着一头瘦骨嶙峋的猪出来。
看着这猪,刘春来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这……”
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及内心的震撼。
猪架子不小,可身上几乎看不到肉,完全是皮包着骨头。
整头猪,就如同一个扁豆……
“这样的猪,也能杀?”
难怪蒋建清之前说,根本不用放出来让人按着,一个人搂着就杀了。
“有一百斤左右,能出三十多斤肉吧……”仿佛知道刘春来的疑惑,蒋建清叹了口气,“比往年好些……”
经验丰富的屠夫,看一眼猪,摸一摸,几乎就能估计斤头。
重量差距,最多也就一两斤。
“已经不错了,比去年的肉多多了,骨头也能吃好久……”田明发在一边笑嘻嘻地说道,“大女,去扯几个萝卜回来,今晚上炖骨头,管够……”
脸上敷着鼻涕的大丫头顿时就对旁边的老四说道,“老四,你带老五去扯萝卜,我跟二姐三姐去汤猪……”
看着这丫头,再看穿得人模狗样、头发抹着油的田明发,刘春来心里别提多堵,转身就走。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